我真的想不通
為什麼身為一個屏中的教官
會對外校的學校做出人身攻擊?
還攻擊對方的學校?

今天早上,
蒲公英劇坊到屏中排戲。
9點開始的行程。
約八點多的時候,
有些社員已經先到屏中等候了,
但被教官攔截在外,說因為她們沒有校服。
應該是因為他把她們誤以為是美術班的。
接著,陸陸續續也有許多屏中的學生要進入校園,
但他們也都沒有穿著制服,被教官阻擋在外。
於是有幾個人高馬大的男同學開始對教官嗆聲,但那位教官沒有回應。

而後來,約8點56分時,我抵達屏中。
學妹告訴我,屏中允諾,9點我們就可以進去了!
可是後來9點到了,那位教官說我們沒簽呈,
且發現我們並不是美術班的學生。
而是屏女的學生。
於是,他開始做出了一連串,
十分不合理又令人氣憤的行為。

首先,他向我們靠近,
鑒於我是社長的身分,我向前與他對話。
他劈頭第一句話就問,
「你們屏女會給我們屏中的學生進去嗎?會嗎?」
還伴隨著他揮舞的雙臂。
「我不清楚,可是我們有自己的校規,可能不行吧...」我回答
接著他開始大吼,說那他為什麼要讓我進去?
我們有什麼資格?他們屏中穿夾角拖和便服都不給進了,那我們「穿成這樣」為什麼要讓我們進去?
當他說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很詫異。
我穿著社服、滑板褲和板鞋,社員也都整整齊齊的,
不露肩也沒露乳,他的「這樣」究竟是怎樣啊?

接著,他開始說他很早就在校門口開始站,然後一直說看到學生不守規矩。
這時候,我跟他說我懂他很辛苦,因為我媽媽也是教官,所以我知道教官很辛苦。
殊不知,這句話,竟然被他解讀成,我用我媽媽也是教官的事情在打壓他。
接著他的手又不斷在揮舞,跟我對話的態度更輕蔑了。
我感覺受到很大的侮辱,一種嚴重的侮辱。
因為他從頭到尾都不肯正面看我,也不願仔細聽我說,
(只聽那幾句能被他解讀成,都是我的錯之類的話)
幾番他的手作勢,有快掠過我的跡象,我很害怕,
我想要看著他的眼睛說話,不然我會慌張。
但他仍舊不斷的在亂動,和說了輕蔑的話語。
於是我講了一句,這一整天以來我最後悔的話。
但我的本意和他的解讀不同,只是他利用我的語病抓到了把柄。
我說,「請你不要逃避我的眼神跟我講話,好嗎?」
我知道這句話的內容很不恰當,或者說很不禮貌。
但我敢保證,我的態度始終都很客氣,我沒有失控有沒有發飆。
可是他便用更高分貝的音量朝我怒吼。
「搞什麼啊?你以為你自己是誰?」
「你是我長官嗎?配讓我看你嗎?」
「什麼啊,屏女怎麼會有這樣的爛學生、爛學生、爛學生」
他不斷在強調我是屏女的爛學生,那時我好慌,我不想因為自己毀了屏女。
我不作聲,此時說什麼都無濟於事。
所以他更囂張了,氣勢愈來愈凌盛,甚至在此時對我做出人身攻擊。
「幹嘛啊?你以為你這樣我會想看你喔?」
「唉喔,屏女這種爛學校!」
我真的很生氣,他抨擊了我的學校,也攻擊了我。
他突然轉身離去,我以為事情已經結束了。
所以我回頭轉尋我的社員。

一分鐘後,那位教官領著幾個老師走出來。
一位高大穿著白色運動衣的老師,對我們大吼:
「誰啊?是誰說自己媽媽是教官的啊?出來啊!」
那種音量和氣勢,就像國中生對嗆。
「出來啊!」那位教官在一旁幫腔。
於是我又向前,那三位師長(一女二男)在我前方排成半圓
一種標準的霸凌隊形。
只是這次不是一群橫衝直壯的國中生,更不是幫派份子,
是三個被稱作師長的人,和一個無助的高中生。
其中一名女教官,採信那位教官的說法,
直認為是我態度不佳以及行為不正等等...
並且把那位教官曲解我的意思放大。
他一直問說我媽媽到底是哪裡的教官?官階是有多大?
聽了真的很讓人不舒服。
尤其是那兩位男性師長,「叫你媽媽出來跟我講啊!」
像極了幫派挑性的狂妄言語。

然後兩個男性師長退了幾步,
由那位女教官單獨跟我對談,
不斷告訴我尊師重道的道理,因為他們只聽了那位教官的一面之詞。
因為我是高中生,所以我的話,不足採信。
因為我是年輕人,所以我被認定魯莽,所以我說的一切,被當成狡辯。
當我為這種不平感到無力之時,幾步之外,傳來了一句話。
「屏女爛學校啦」看看動嘴的那個人,正是那位教官。

我落淚了。
我實在受不了了。
我以為我可以保護我的社團,捍衛我的學校,守護我的母親
但卻被一個披著師長外表的人類,無情璀毀。
是啊,我甚至連我自己的尊嚴都維持不了。
當我無用,止不住自己眼淚的同時,餘光看見那兩位男性,
露出一抹鄙視的笑容。
也許是我自己多心了吧,可能是眼眶模糊了,
不過在那當下,我的心真的很痛!
我竟然保護不了任何一個我想保護的東西。
還在社員面前,屏中的學生面前落淚。

我很努力檢討在這件事情當中,自己錯誤的地方。
他們一直說我態度不好,究竟是指什麼呢?
如果是指那句話,連我自己都後悔的那一句,
我可以接受。
但,說我態度傲慢,是因為他們認為我雙手環抱嗎?
環抱著自己的雙臂,將指甲插在自己的肉裡,
掩飾我的恐懼。

我從頭到尾說話的聲音,都沒有高過後來哭聲的音量。
跟那位教官對我的大聲吼叫,
根本就形同無聲。

可就因為我是學生,
就因為我是屏女的學生,
而我今天站的地方是屏中的校門口,
所以,我一切的感受,都叫做多餘。
所以,我一切的敘述,都叫做捏造。

我真的不懂。

如果今天我的態度是真的很差很差很差很差,
那他們就可以對我人身攻擊嗎?
就可以抨擊我的學校,
挑釁我的親人嗎?

可前提是,今天我沒有。
沒有,像那位教官說的一樣。
我不是他故事中那位,傲慢又無禮的屏女人。
他也沒有資格這樣批評我的學校,
因為,我真心覺得,
屏女很好。

我不知道他什麼是否真的會打給校長,
打到屏教大笑我媽有這樣的女兒,

好吧,你來吧,我不怕了。

你披著一件叫作權威的外衣,
那我就拿著正義的針線縫出真相。

我今天所針對的,不是屏中。
我並不會因為少數人的行為而以偏概全,
我想要的,只是兩個合理的道歉。
一個對我、一個對屏女。
請還我一個真相,還我們一個公道。


引用  http://www.wretch.cc/blog/trackback.php?blog_id=friend0518&article_id=1124793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qqq520520qqq 的頭像
qqq520520qqq

Love Is Difficult~

qqq520520qq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